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欢乐棋牌 > 作格动词 >

基于语段理论的法语复合时态句助动词选择研究

发布时间:2019-08-29 09:4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2016年3月西安外国语大学学报 Mar.2016 yQ!:丝:盟Q:!基于语段理论的法语复合时态句助动词选择研究 (湖南农业大学外国语学院湖南长沙410128;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英文学院广东广州510421)摘要:本文从语段的角度对法语动词复合时态句的助动词选择进行解释,提出论元结构的完整性与助动词的选择存 在相关性,动词是否具有外论元对助动词选择和过去分词一致关系起关键作用。当动词带有外论元时,其轻动词投射 具有及物性,构成语段(t,+P),须选择助动词avoir。该类动词在语段形成后,移‘P语段中心语的补足语部分,即动词 过去分词和内论元被移交到语义和语音部门,过去分词不需要与其他成分形成一致关系。当动词不带外论元时,其轻 动词投射(口P)具有不及物性,不构成语段,复合时态的助动词选e岫。此时的动词内论元逐步移位至Spec-T位置并取 值主格,并给‘p特征不完备的T和过去分词赋值,因此过去分词与主语形成一致关系。 关键词:语段;法语复合时态句;助动词选择;分词一致关系 中图分类号:H03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9876(2016)01-0035-06 Abstract:Thispaperprovidesa phase—based accountoftheauxiliaryselectioninFrench complex tensesentences.It proposes thatthereisacorrelationbetween completeness argumentstructureand auxiliaryselectionandtheexternalargumentplays keyrolein auxiliary selectionand pastparticipleagreement.With anexternal argument,thelight verb projection transitiveandconstitutesa phase(”。P),typicallyselecting theauxiliary‘avoir’.Thecomplement of秽‘Pheadis transferredtotheSe- manticand phonologicalcomponents processingandisno longer visibleinthe syntax,therefore pastparticipleremainsunchanged.Without anexternalargument,thelightverb projection(vP)is intransitiveanddoesnotconstitutea phase,and auxiliary‘etre’isselected.Inordertovaluethe uninterpretablefeaturesonboththe probeandgoal,theintemalargu- ment goal hastomovetothe Spoc thentoSpec-T.The unvaluedfeaturesofTaredeletedinthecourseofthederivationvia agreement betweenthespecifierandtheheadand featuresofpastparticiple forman agreement withthesentence subject. Keywords:phase;Frenchcomplex tensesentence;auxiliaryselection;participleagreement I.引言 法语动词具有复杂、丰富的变化形式,其时态变化主 要体现在动词及助动词的变化形式上。法语动词的六种 语式(直陈式l'indicatif、条件式leeonditionnel、命令式l’ imp6ratif、虚拟式lesubjonctif、不定式l’infinitif、分词式1e participe)都含有若干表示现在、过去、和将来的时态。这 些结构又可以分为简单时态结构和复合时态结构,其中 简单时态以动词的不同变位表示,而复合时态则以助动词 e帆或avoir的不同时态变位加动词过去分词构成。在常 见时态中,直陈式复合过去时(1epa磷compos点)、直陈式 先将来时(1e futurdamle pass6)、直陈式先过去式(1e pass6ant6rieur)、直陈式愈过去时(1eplus que—parfait)、条 件式过去时(1e conditionnel pas醋)、虚拟式过去时(1e sub— jonctifpass6)、和虚拟式愈过去时(1esubjonctifHus-que— parfait)均属复合时态。 法语中所有及物动词和大部分不及物动词均以avoir 不同变位作助动词加过去分词构成复合时态。此时,只要 没有出现直接宾语前置,通常只需avoir与主语性数一致, 过去分词无性数变化。另外,有一小部分不及物动词和所 有代词式动词以etre不同变位作为助动词,构成复合时态 结构,而且其中助动词和过去分词必须与主语的性数特征 一致。 不同助动词的选择究竟遵循什么样的限制条件?本 文拟以生成句法学的语段理论(PhaseTheory)(Chomsky 2008:133;Radford2009:379)为参照来分析法语复合时态 中不同助动词选择的限制,并进而探讨TP所具有的‘p特 征性质以及过去分词一致关系的成因。 2.口‘P语段与法语动词分类 语段是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句子构成的,在形式和 内容上与上下文互相关联而又相对独立的一段话,即一个 语言片断(肖苏亦1987:95)。语段表征结构独特的构建 过程以及用于回指确认的两个语篇约束规则,解决了其他 理论所无法解决的问题(刘东虹2009:24)。在最简方案 语段框架中,句法结构的推导由一个个语段构成,以语段 为单位进行(张杰2015:6)。根据语段理论,句子结构的 运算分语段(phase)进行,语段包括及物性轻动词短语口+ 产和标句词短语CP。语段CP和移‘P的中心语具有表示 一致关系的特征,可以跟别的成分构成一致关系或者拥有 35万方数据 指派格的能力。在一个语段内的句法操作完成之后,该语 段中心语的语域(domain),即语段中心语的补语(comple— ment)需要移交给语义与语音部门,不能再参与下一个语 段的结构运算。此时,语段中心语域对于这个语段以外的 探针(probe)具有不可见性(invisibility),该限制称为“语 段不可穿透性条件”(PhaseImpenetrabilityCondition,简称 PIC)。虽然语段中心语域不能继续参与下一步的句法运 算,但位于语段边界位置的成分还是会受到下一个阶段的 影响,继续参与句法操作。语段中心语还可以拥有“边界 特征”(edgefeature),能确保中心语的左边(即边界位置) 有一个成分,作为诱发移位的动因(邓思颖2009)。而那 些中心语缺乏‘p特征,不能进入格或一致关系核查的动 词短语,包括佃,非宾格动词(unaccusative)和被动动词结 构都不是语段(韩景泉、周敏2012:215)。 语段理论中,及物性轻动词短语秽‘P结构携带外论 元(externalargument),其论元结构完整,包括带施事(a— gent)或带有感受者(experiencer)论元的结构(Radford 2009:243;何晓炜2012:14)。移P具有移位所需的逃生 出口(escape—hatch),即EPP位置,是符合拼读条件的最小 结构。 从传统语法角度而言,法语动词可以分为及物动词 (verbetransitif)与不及物动词(verbeintransitive)。其中 及物动词又可以分为可以直接带宾语的直接及物动词 (verbe transitif direct)和必须通过介词引导宾语的间接及 物动词(verbe transitif indirect),分别如例(1a)与(1b)所 (1)a.Nousprenonsl’autobus. b.11 parle souventdesafille. (1a)、(1b)中prenons(prendre复数第一人称变位)、 parle(parler单数第三人称变位)虽然分属于直接及物动 词和间接及物动词,但它们的主语nous和il的语义或题 元角色均为施事(agent),属于动词的外论元,因而可以与 轻动词构成语段移‘P。 虽然传统语法将不及物动词定义为完全不能带宾语 的动词,但从生成语言学的角度而言,非作格动词(uner- gatives)和非宾格动词(unaccusatives)在LF层面均表现为 无宾语的状态,女tl(2a)、(2b)所示: (2)a.Philippe travaillechezRenault. b.MarievientdeParis. 从题元角色分析,我们可以将(2a)中的主语看为施 事(agent),是动词travaille(travailler单数第三人称变位) 的外论元,因此travaille属非作格动词,而(2b)中的vient (venir单数第三人称变位)则为典型的非宾格动词,其主 语Marie是动词venir的补足语,在动词后面基础生成,后 来经过移位进入主语位置,由于其先天缺乏外论元,该VP 须与不及物性轻动词结合,不构成语段。 代词式动词(1everbe pronominal)是指和自反代词一 起使用的动词,可表示自反、相互、被动、和绝对意义。放 36在直接及物动词前的自反代词有时是直接宾语、有时是间 接宾语,具体情况由句意决定。例如,(3a)表相互意义的 自反代词se充当动词直接宾语,而(3b)中自反代词me 却成了动词laver的间接宾语,(3c)中mange表示被动, (3d)中的自反代词是固有成分,如果将其与动词分开则 会发生词意变化。 (3)a.Les dewamisserencontrent. b.Jemelavelesmains. d.ea se mange avecdes legumes. e.msetrouvelastationdem6tro? 虽然传统语法以是否能在表层结构中带宾语作为标 准对于法语动词进行了分类,但语段理论下的法语动词却 只有两类,一种为论元结构完备能构成移‘P语段的动词, 一种为论元结构不完备不能构成移’P的动词。这两种不 同动词在复合时态中对应选择不同的助动词etre和av. ior。下面拟从语段的角度对不同动词的助动词选择进行 探讨。 3.助动词avoir的结构特点与相关问题 法语动词avoir可用作实意动词,类似于英语中的 have,表示“有,拥有”,是一个二元谓词,要求一个DP为 其外论元,另一个DP为其补足语。句子的时态中心语T 主要通过avoir的不同时态和人称、性、数变位(conjuga- tion)来体现,如(4)所示: (4)a.J’aibeaueoup delivres anglals. b.Thomasaanfr电re. Avoir不同时态的变位还可以充当助动词与传统语法 中所有及物动词和大部分不及物动词的过去分词构成复 合过去式结构。在avoir为助动词的复合时态中,一个典 型的特征即过去分词的性数特征不需与主语一致,可以 保持其原形或与前置的直接宾语代词的‘p特征保持一 致。虽然依据传统语法(5a)、(Sb)、(5c)分别表现为avoir 与直接及物动词、间接及物动词和不及物动词的过去分词 搭配的情况,但如果从题元角色来分析,这三个句子的主 语均为施事。这意味着这些句子的主要动词(mainverb) 均为论元结构完备的动词结构,可以构成秽+P语段。与 前文提到的(1a)、(1b)、(2a)一样,整个句子包含CP和 (5)a.Thomasa嘲umOBe—mail. b.Nousavons6critanotre professeur. c.11atravaill6chezRenault depuis troisan¥. 法语中还有一些动词既可做及物动词又可充当不及 物动词,作及物动词时助动词只能用avoir,在作不及物动 词时助动词用氤re。比如(6)、(7)中的descendre就是属 于这种情况。表面看来,法语复合时态的助动词选择似乎 没有规律可循,但如果我们从轻动词短语是否拥有外论 元,是否为及物或带有感受者的动词短语来分析,我们就 会发现事实上(6a)中的动词descendre是典型的作格动 万方数据 词,人称代词je是该动词的外论元,而lesvalises则为动 词的补足语。当动词移位至轻动词秽位置构成轻动词短 语时,秽‘P语段的边缘特征将Spec.V位置的人称代词吸 引至Spec-v。与此同时,移’P的补足语成分即VP短语,包 括已经转变成过去分词形式的动词descendre、补足语les valises和附加语(adjunct)dutrain被移交至语义和音韵层 面,语段不可穿透性条件(PIC)使得它们不再受下一语段 CP运算的影响。而处于语段边缘的人称代词可以继续参 与后续的句法运算,并被11P的EPP强特征吸引至Spec.T 位置,赋予主格特征,再经过与空位中心语c合并形成句 (6)a.J’aidescendulesvalisesdutrain.b.‘Jesuisdescendulesvalisesdutrain. (7)a.Je suisdescendudutrain. b.‘J’aidescendudutrain. 正是由于移‘P语段形成,语段中心口‘P的补足语成 分,即VP短语包括已经转变成过去分词形式的动词、补 足语、和附加语就会被移交至语义和音韵层面,不再参与 下一语段cP运算。这也为包含助动词avoir的复合时态 句中过去分词的性数特征不需与主语一致,可以保持其原 形提供了充分的解释。(8)图解了动词sortir作及物动词 时的句法推导过程。 (8)[cr[cml[rrlafemme【Ta】【v.Pb.巨至iii虱h。西 通过(5)、(6)、(7)、(8)的句法分析,我们认为以avoir作助动词的复合时态句含有完备的移’P语段结构, 句子的主要动词均携带外论元,因此选择avoir做助动词 的复合时态句结构为(9)。 (9)[cP[c][什XPi.。avoir[,。,t“,][vPti [V州侧YP]]]]] 4.助动词etre的结构特点与相关问题 动词etre兼具实意动词和助动词两大功能。作实意 动词时,etre后接限定词组(DP)、形容词组(AP)、或介词 词组(PP)构成系动词结构(copularstructure)。哉re与 DP、AP、PP构成系动词结构时与英语的be动词相似,可 以构成述谓句和等值句两类,其VP结构具体如(10)。 (10)a.Thomas[vPest[呻in96nieur ehezRenault]] b.Thomas[vPest[^P fatigu6]]C.Thomas[vPest[阡devant la porte]] £溉充当助动词时一方面可以通过自身的不同时态 人称变位(conjugation)与为数不多的法语简单不及物动 词过去分词构成复合时态,另一方面也可以与直接及物动 词的过去分词构成被动结构。在Bescherelle动词变位指 南中所列的10,000简单动词中,与etre搭配构成复合时 态的动词只占0.3%。这些动词中包括aller、venire、arri- ver、partir、sortir、retourner、tomber、descendre之类的移动谓 词(motionpredicate)以及devenir、passer、entrer、rester、 nAtre、mourir、d6c6der等存现谓词(existentialpredicates)。 无论是表移位、存现谓词的非宾格(unaccusative)动词还 是被动动词结构,都丧失了给其补足语赋结构格的能力, 加之两类动词都缺乏外论元,因而论元结构不完备而有缺 损(defective),从而不构成语段。 根据语段理论,非宾格动词缺乏外论元,因而其轻动 词投射为非语段结构,不能直接移交到语义和语音部门, 而需要继续参与句法运算。当其构成句子时,CP作为语 段,中心语C可以把自己的语义无解‘p特征(uninterpret- able‘pfeatures)传递给下面的中心语T。由于法语复合时 态中的T包括表示完成体(perfeetiveaspect)的助动词、表 示时态的词缀、和过去分词三个部分,三部分都有丰富的 人称、性、数变化形式。因此,中心语C(陈述句中C处为 空位)可以把自己的语义不可解‘p特征传递给T,再加上 rIP的EPP特征作为探针(probe)在语段内寻求相匹配的 目标(goal),并在句法结构表达式移交到界面之前,通过 一致操作(agreeoperation),给语义无解特征赋值。同时, 非宾格动词和被动动词后的补足语未被赋值的格特征也 在这一过程中获值。下面来看例(11)的推导过程。 b-【cP[c叫hLaterm【T鼬咄】【计【,中】【vPcouvcttc (1la)为复合时态旬中的复合过去式结构句,由6讹的直陈式现在时的不同人称变位加动词过去分词构成,相 当于英语的现在完成时或一般过去时。当非宾格动词的 外在论元空缺时,C将本身无解读的语义特征传递给rIP, TP需要赋值的无解读特征就包括了etre和过去分词的人 称、性、数特征。TP的EPP特征在其语域(domain)中寻找 到DP la femme作为目标,而lafemme单数第三称阴性特 征正好可以为e眦和过去分词sorti赋值,通过一致操作 使两个结构同样获得单数第三人称阴性的语义特征(est, sortie)。Lafemme本身格特征的缺乏也在移位中获得解 读,体现为主格(nominative)。(1lb)为未完成过去时被动 结构句,etre的未完成过去式和过去分词构成的被动结构 整体由于外论元被吸收和本身对补足语赋格能力的缺乏 使得其在句法表现上跟复合时态中的非宾格动词非常相 似,缺乏格特征的阴性单数第三人称DP.1aterre成为TP 的目标并移位至Spoc—T的位置获得主格,并为etre的未 完成过去式和过去分词赋值(6tait,converte)。 基于以上分析,我们发现法语助动词etre与简单过去 分词构成T时往往出现在缺乏外论元的VP结构中,也就 是轻动词秽与这类动词结合不能形成语段时。因此,我们 认为选择觚做助动词的简单动词复合时态句结构为 (12)。 (12)[凹[。][开XP;.。觎re[,,[,][仲[V叫删ti] 37万方数据 5.代词式动词的用法与助动词选择 与自反代词(me、te、、nous、VOUS、se)一起使用的动 词称为代词式动词(1e verbe pronominal)。在这类动词中, 自反代词的语法意义可以是动词的直接宾语、间接宾语, 还可以作为固有成分,不可缺少。自反代词的人称,性数 应与主语一致。代词式动词的复合时态均以etre的不同 时态和人称变位为助动词加动词过去分词构成。当代词 式动词表示绝对意义和被动意义时,其复合时态中的过去 分词和主语保持性数一致。当这类动词表示自反意义和 相互意义时,其复合时态的过去分词则需要从自反人称代 词在句子中充当的成分来判断:如果自反代词作动词的直 接宾语,其过去分词与自反代词即主语性数保持一致;如 果自反代词充当间接宾语,过去分词无性、数变化。上文 例(3)中各句对应的复合过去时态句可以表述为(13)。 (13)a.Les deuxantissesontrencontr6s. b.Jemesuisla、r6lesmains. C.ea s’est man96 avecdes legumes. d.mS’esttrouv6ela stationde m6tro? (13a)、(13b)中自反代词虽表现为自反意义,但 (13a)中自反代词se为动词rencontrer的直接宾语,此时 se相当于英语中的相互代词(reciprocal),而(13b)中自反 代词me却成了动词laver的间接宾语。(13c)中semange 表示被动,(13d)中的自反代词是固有成分,不能省略。 以上代词式动词复合时态句中,只有自反代词充当动词间 接宾语的(13b)过去分词可以不发生变化,其他句子的过 去分词都需要跟主语或自反代词性数形成一致关系。 虽然自反代词在句子中的功能具有多样性,但观察 (3)和(13)各句,我们发现它的位置是固定不变的,即一 定处于动词前位。而且,尽管自反代词具有自反意义或相 互意义,但如果用对应的代词替换却会造成句子的不合 格。我们用法语中表示自反意义的“重读人称代词一 meme”和表相互意义的l’unal’autre代替(13a)和(13b) 就会产生(14a)和(14b)两个不合格的句子。 (14)a.木Lesdeux amisl’tin l’autresont reneontr6s. b.木Jemoi—mgmesuislav6lesmains. 同时,如果从代词式动词所处的位置来分析我们就 会发现自反代词与动词是不能分开,而且自反代词总是出 现在动词之前。这些现象引起了语言学家的广泛关注。 Bouchaxd(1984:43)、Rosen(1989:167)、Grimshaw(1990: 26)、Mtiller(2005:159)认为,自反代词是一种代词附着词 素(cliticmorpheme),必须要与动词构成一个整体,两者一 旦分开词意或语法功能将发生变化。同时,自反代词这种 附着词素的存在使动词的外论元被抑制(suppressed),DP 只能以内论元的形式与动词组合成VP结构,并进而与不 及物性轻动词移结合,形成口P。基于以上代词式动词句法 特征的设想,代词式动词结构的句法生成如(15)所示。 38(15) CP 外论元的被抑制使所有代词式动词在与轻动词结合时都不能构成论元结构完备的及物性秽‘P。因此,在接下 来的句法操作中,当中心语c把自己的语义无解‘p特征 传递给T,T的EPP特征使其成为探针,在语段内寻求相 匹配的目标(goal),并在句法结构表达式移交到界面之 前,通过一致(agree)操作,给语义无解特征赋值。在(15) 中,代词式动词的内在论元DP;的人称、数和性别特征是 可解读特征,但格特征却不可解。DP;受T的EPP特征影 响移位至Spec.T位置,并被赋主格。DPi本身的人称、数 和性别特征也为T的无解读特征赋值,使T的人称、数和 性别特征得以表现。如果T为复合时态,句子的助动词和 过去分词都应与句子即主语DPi的‘P特征一致。这样的 句法推导式与我们在前文中gtre作助动词的复合时态句 的句法推导非常相似。如果把代词式动词看成一个整体, 我们发现代词式动词的复合时态句结构与选择8tre做助 动词的简单动词复合时态句结构完全一致。为便于对比 两种结构,我们将前文中etre作助动词的简单动词复合时 态句结构(12)表述为下文的(16a),代词式动词的复合时 态句结构表述为(16b)。这也为代词式动词的复合时态 句需要选择etre做助动词提供了很好解释。 (16)a.[口[。][TPXP;A。gtre[订[,m][vP[V刚州 b.[口[c][TPXPi^.gtre[,P[,][vP[sE+V叫州ti]]]] 自反代词作为附着词素的设想还为代词式动词的另 外两大特征提供了较为合理的解释。第一,作为整体自反 代词不能与动词分开,因此,(14a)中“重读人称代词- mgme”和(14b)中l’un l’autre的同义替换破坏了这个整体结构,造成句子不合格。第二,当法语动词移至T位 置获得时态方面的词缀时,自反代词也与之一起移位, 当助动词为代词式动词的句子变为疑问句时,自反代词也 总是与动词一起由T移至C位置,如(17a)和(17b)。 (17)a.ElleS’estfaitreal. b.A quelle heurote l苦ves-tu? 自反代词的存在压制了动词的外论元,DP只能以内 在论元形式存在的设想与代词式动词的被动用法完全契 万方数据 合,同时也说明了为什么代词式动词在表示绝对意义、被 动意义和自反代词充当直接宾语时,动词过去分词与自反 代词即主语性数须保持一致的原因。前文(3d)和(13d) 中ea可以本身为代词式动词semanger的补足语即内部 论元,但由于仲的EPP特征作为探针(probe)在语段内 寻求相匹配的目标(goal)ea。中心语C把自己的语义不 可解特征传递给T,并给位于Spec.T的DPea赋主格。 通过一致操作(agreeoperation),DP给-IP语义不可解特 征赋值,因而(3d)中的自反代词和动词manger均表现出 与DPea一致的单数第三人称形式。 6.复合时态助动词选择句法模型的解释力分析 通过对复合时态句的助动词选择和过去分词一致关 系的匹配讨论,我们可看出复合时态的助动词选择是以语 段完备性为基础进行的。当句子的主动词为外论元完备 的动词时,动词能跟轻动词构成移‘P语段,此时复合时态 的助动词选avoir。由于语段中心语"‘的补足语成分在语 段形成后已被送到语义和语音部门接受处理,不可参与后 面的句法运算,因此以avoir作助动词的复合时态中过去 分词不需与主语配合,只需保持原状。当句子的主动词不 带外论元时,其轻动词投射t,P不构成语段,复合时态的助 动词选etre。这时,T的EPP特征和c的无解读特征使得 动词的内论元移位至句子的主语位置获主格,并给T和 过去分词的无解读特征赋值。因此,在以etre作助动词的 法语复合时态句中,过去分词常常需要与句子的主语一致 (D’AlessandroIan2008:477)。 从语段理论的角度看,含有自反代词的代词式动词、 非宾格动词、被动结构均不能与轻动词口构成语段,而及 物动词和非作格动词则可以与轻动词构成t,‘P语段。事 实上,不仅法语复合时态句可以用这种基于移‘P语段理 论的助动词选择假设进行合理解释,还有其他跨语言语料 的助动词选择机制也可以为这一假设提供有力佐证。下 面试以莎士比亚时期的英语完成体句子结构(18)和意大 利语的复合时态句(19)进行对比: (18)a.She isfallenintoa pit ink.(Leonato,MuchAdoAbout Nothing,IV.i) b.Ihave drugg’d possets.(Macbeth,ActII,SceneIX) (19)a.Vincenzo色arrivato. b.Lacasa爸stata acquistata. c.Lucasi宅lavato. d.11 pilota ha pilotatol'aeroplano. 例(18a)中的动词fall与(19a)中的arrivato属于典型 的非宾格动词,而(19b)中的爸stataacquistata为被动动词 结构。非宾格和被动动词均不具备完整的论元结构,因 此,它们不能与及物性轻动词构成语段,需选择类似于法 语gtre或英语be的助动词。而(19c)中的意大利语代词 式动词复合时态句与法语复合时态句的语法表现完全一 致,也选择类似于法语6tre的essere作助动词。(18b)中 的drug与(19d)中的pilotato均为及物动词,具备完整的 论元结构,因而助动词选择与法语动词avoir同类的have 和avere充当助动词。 以上对于法语、莎士比亚时期英语和意大利语的类 复合时态句分析中,助动词选择最为关键的因素是句子主 语DP的初始合并位置(initialmergeposition)。如果主语 DP初始合并位置为VP内部论元,则VP不能与轻动词构 成语段,助动词选择英语be一类的助动词,即法语的6tre 或者意大利语的es¥ere。如果主语最初合并位置为VP的 外论元,则VP与轻动词构成t,’P语段,复合时态的助动 词选择英语have一类,即法语的avoir或意大利语的 7.结论 本文基于法语复合时态句中动词论元的完备性和句 子主语的初始合并位置,从语段理论的角度对口+P语段 的完整性与法语助动词etre和avoir选择进行分析,并对 复合时态句中过去分词的一致关系形成的内在原因做出 了统一的解释。本研究发现,主语DP的初始合并位置在 决定法语复合时态句助动词选择和过去分词一致关系上 发挥关键作用。如果主语DP为VP内基础生成的内论 元,该DP须通过一致关系操作取值主格,并将自身具备 的人称、性与数特征赋值给T位置的助动词和过去分词, 这证明伸所具有的‘p特征并不是内在的(inherent),而 是派生的(derived)。 基于语段理论的分析不仅使我们能为法语简单动词 复合时态句的助动词选择进行统一说明,还能清楚解释助 动词etre在代词式动词复合时态句中的选择以及不同意 义的代词式动词过去分词一致关系的成因。需要指出,法 语代词式动词与代词附着词素有极大的相似性,其句法生 成位置和结构格的获得方式比较复杂,相关句法结构的生 成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 注释: 由于篇幅所限,本文所讨论复合时态句均为主动语态句。 带星号的”’通常用以表示拥有完整论元结构的及物性轻动词,而用 没有星号的”则表示不具备完整论元结构的不及物性轻动词。 英语中T位置表时态的内容为词缀时,词缀会下移至V构成affix. hopping,但法语中vp与TP结构的结合却不同,法语助动词上移至T 位置与T位置的词缀结合。篇幅原因。在此本文不作细述。 参考文献 [1]Bouchard,D.OntheContento.fEmptyCategories[M].Dordrecht:Fo- ris.1984. [2]Chomsky,N.Onphases[A].InR.Freidin,C.Otero&M.L.Zubi. zarreta(eds.).FoundationalIssuesin LinguisticTheory[C].133-166. Cambridge,Mass.:MITPress,2008. 39万方数据 2016年3月 西安外国语大学学报 Mar.2016 社会科学学术语篇/ty-砌忌刖that/to—in/"型式评价取向研究张继东,席龙井 (东华大学外语学院上海201620) 摘要:本文旨在ig)ll语-料库语言学的研究方法,结合型式语法和评价局部语法,对社会科学学术语篇中的“型式”(it v.1inkADJthat/to.inf)进行检索和评价意义分析,探讨了该语法型式在社会科学学术语篇中的评价取向特征。研究 发现itv.1inkADJthat多用于刑侦、司法领域,用以表示“证据的充分性”等含义;it v-linkADJto inf则经常与表示推断 行为的动词相互搭配。用来“报道”研究结果和动态。研究对揭示语言型式和评价功能的匹配关系具有一定的启示意 关键词:型式;社会科学学术语篇;型式语法;评价取向中图分类号:H03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9876(2016)01-0040-06 Abstract:Thispaper conductsa corpus-based researchintoit口一矗nkADJ that/to-inf SocialScienceAcademicDiscourseonthebasisofLocalGrammarofEvaluationandPattern Grammar.aiming analyzetheevaluativemeaningof/t口-finkADJ that/to.in/"aswellastheircharacteristicsofevaluativeorientation.The study revealstIlattlle pattern/t口.矗nkAOJthatisof- tenusedinthefieldsofcriminal investigation iudiciaryinordertomanifest“whetherthe proof issufficientornot”.While pattern/t口-linkADJ to—inf oftencollocatedwithpredictiveverbs.aimingto“report”the finalresearchconclusionsand dynamics.Thestudy instructivetotheunveiling of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languagepanern andevaluativefunction. Keywords:pattern;social scienceacademic discourse;patterngrammar;evaluativeorientation 1.引言 “型式”概念最早由英国语言学家A.S.Homby提 出。Homby(1975:v)指出,“语法分析固然对学习者有一 定的帮助,但学习者更应该注意如何组词造句,因此更应 该知道句子的型式以及某一个单词会在什么样的型式中 使用。”Francis et a1.(1996,1998)承继了Hornby的“型 式”概念,描述了英语本族语者高频使用的动词、名词和 形容词的词汇型式,以及出现在各个型式中的所有词语, 每个型式中还按照意义对词语进行了分组。但与Hornby 不同的是,Francis等人采用Sinclair倡导的语料库驱动方 法,依据英国伯明翰大学英语语料库(the Bankof English, [3]D’Alessandro,R.&Ian,R.Movement agreementinItalian past participles anddefective phases[J].£i啷d妇lnqui,y,2008(39): 477491. [4]Gfimahaw,J.ArgumentStru以ure[M].Cambridge,Mass:MITPress, 1990. [5]MoHer,G.Remarks cycliclinearizationandorder preservation[J]. Theoret/ca/L/nguist/cs,2005(31):159—171. [6]Radford,A.AM舾ngEnglish鼬蝴:AMinimalistApproach[M]. Cambridge:CambridgeUniversityPress,2009. [7]Rosen,S.T.Argument Structumand ComplexPredicates[D].Ph. D.Dissertation.Waltham,Mass.:BrandeisUniversity,1989. [8]邓思颖.阶段式的句法推断[J].当代语言学,2009(3):207-215. [9]韩景泉,周敏.<语段理论)评介[J].现代外语,2012(2):215- 217. [10]何晓炜.最简方案下英汉中动结构的生成研究[J].现代外语, 2012(1):14-22. [11]刘东虹.语段表征理论的是与非[J].外语教学,2009(3):24-28. [12]孙辉.简明法语教程(修订版)[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6: 257. 40[13]肖苏亦.试论语段[J].外语教学,1987(4):95-96. [14]张杰.英汉照应语语段内一致赋值与跨语段约束[J].西安外 国语大学学报,2015(4):6-10. 基金项目:本文为湖南省社科基金项目“最简方案框架下的法 语复合时态特征取值研究”(13WLH37)、湖南省教育厅优 秀青年科研项目“语段理论下的法语双及物结构研究”;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英语非宾格动词现象研究” (10BYYl02)和广东省高等教育创新强校工程项目“非宾 格假说与汉语非宾格动词结构”(GWTP-YJ-2014-01)的部 分研究成果。 作者简介:徐晓琼,中南大学博士生,湖南农业大学外语学院 讲师,研究方向为理论语言学、句法学。 韩景泉,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英文学院教授,博士生 导师,研究方向为理论语言学、句法学。 收稿日期 责任编校 2015.12-20 周永平 万方数据

http://beritaumat.com/zuogedongci/20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